茄子视频最新无限观看

时遇微微用力推开他,已经顾不得害羞了,一脸严肃的盯着他。

“你不是一穷二白了吗?哪里来的钱带我吃大餐?”

墨行渊面色淡定,“自然是赚的。”

时遇狐疑,“你不是一直都待在家里吗?怎么赚钱?打麻将?”

小区里的大爷大妈打麻将,她是见过几回的。

打的都不大,就是打发无聊,五块十块的。

就算一直赢,顶了天也就千把块。

但墨行渊口中的大餐,至少也得五位数起步。

时遇心中一番纠结,终于忍不住问出口。

“你不会,是偷偷在搞传销吧?”

墨行渊眉头一挑,居高临下的看一脸担忧的时遇一眼,表情有些耐人寻味。

“传销?”

闲适恬淡文艺少女

时遇点头,“是啊,不然我实在想不出,你现在没有工作,光靠在家陪大爷唠嗑打麻将怎么赚钱。”

她拉住墨行渊的手,“我知道以你的自尊心,肯定是不甘心被女人养着的,但是现在讲究男女平等,以前一直都是你在帮助我,现在我养你也没什么的,况且,我相信,你以后还是可以靠自己有所成就的!”

墨行渊看时遇似乎真的在很认真的想要安慰他,规劝他不要搞传销,薄唇往上翘了翘,却是生生压下了。

“你误会了。”

时遇眨了眨眼,有些茫然。

误会什么?

墨行渊将她有些凉意的手塞进自己的外套口袋里,“我没有不甘心,相反,我挺享受被你养着的感觉的。”

时遇:“……”

墨行渊看到她的囧脸,终于是忍不住低低的笑。

伸手捏了捏她脸上的软肉,忍不住俯身轻啄了啄。

就站在他们脚边的承时承煜,熟练的一人伸出一只手捂住糯糯的眼睛,漂亮俊俏的小脸板着。

怎么说呢,心情就很复杂。

爹地妈咪感情很好,他们就不用担心以后再变成没妈的孩子,但是他们还是个孩子,每天吃狗粮影响身心发育。

“你也不用担心我在搞传销,要怎么劝我去自首,之后要一个人带孩子等我出来……”

时遇瞪大眼。

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想法?!

墨行渊恶趣味的把她的嘴捏成章鱼嘴,狭长幽深的眸子眼尾微微上挑。

“疑惑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想法?”

时遇眨着眼点头。

墨行渊俯身凑近,附在她耳边,嗓音低沉醇厚,“因为,你是我的,我有必要了解你的一切。”

话音刚落,时遇便感觉自己的耳垂似乎被含住,浑身一阵酥麻。

放在他外衣口袋里的手不自禁的握紧,俏脸上不可抑制的爬上红晕。

余光瞥到已经叹息着背过身去的几个小家伙,还有因为懵懂好奇,时不时扭过头,睁着双好奇的大眼睛往这边看的糯糯,终是有些羞恼的推开墨行渊!

“我跟你说认真的!”

这个男人,真的是越来越不正经了,这还在外面呢!

墨行渊看她似乎真的快要生气了,这才稍微正经了神色。

“放心,你男人想要赚钱,用不着搞传销。”

“那你刚才是在干什么?”

“帮他们炒股。”

时遇有些愕然,“炒股?”

墨行渊点头,“之前偶然看到便利店的张婶在炒股,随口提点了两句,后来来找我的人越来越多,说是给我资金,让我帮他们炒股,亏了不怪我,赚了给我提成。”

时遇瞪大眼,“这也可以?”

墨行渊轻笑,“原本现在就有不少操盘手,只是他们主要是为大户服务,不过,小区里这些大爷大妈倒是比我想象中的富裕,有几个,投资数目竟然上了八位数。”

时遇默,这男人怕是把人家老底都忽悠进来了。

不过这么大数额,时遇有些担心。

“虽然人家说亏了不怪你,但这么大数额,你真的没问题吗?”

这要是亏得多了,搞不好会引起人家家庭事变的!

墨行渊觑她一眼,“这么不相信你男人?”

时遇抿了抿唇,墨氏如今的市值,也是上千亿。

这么几千万在墨行渊眼里,可能就只是九牛一毛,但是炒股毕竟有风险,而且这钱是别人的。

况且今时不同往日,要是真那么不走运赔了,他们把所有家当拿出来也赔不起啊。

墨行渊看着她纠结的小脸,叹了口气。

“放心,赔不了,你男人还得靠这个赚钱,风风光光娶我老婆呢!”

时遇闻言却是一拧眉,“你还真打算靠这个赚钱?”

“唔——”

时遇看他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,心里突然就有了某种猜测。

“这一切,不会是你早就计划好的吧?”

墨行渊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。

只是搂过时遇,“宝宝,我给他们赚钱,他们给我分成,这是互利共赢的事情,而且,是他们主动找我的。”

世上只有人嫌钱少,没有人会嫌钱多。

墨行渊之前带着几个小家伙在小区陪大爷大妈唠嗑打麻将,当爹的颜值高、牌技也高超,几个小家伙一个个长得漂亮,又乖巧懂事。

父子几个,在小区这些大爷大妈里面,算是刷足了好感。

再有墨行渊随意给便利店张婶的那么一指点,张婶是小区出了名的大喇叭,她炒股赚了,忍不住就要跟来她店里买东西的顾客说道几句。

XX楼的小墨,炒股很厉害的名声就这么传出去了。

再有大爷大妈们念叨,这小墨长得俊,牌品也好,牌品看人品,人品肯定也是一顶一的好!

这些大爷大妈都是家里孩子在赚钱,他们拿着退休金存款,只需要在家带带孙子孙女的,手里闲钱多。

带头找到墨行渊,说是亏了不怪,赚了给分成。

有这些大爷大妈带头试水,后面的人自然一个接一个。

时遇:“……”

倒也,无法反驳。

看时遇似乎是接受了,墨行渊转头摸了摸三个小家伙的脑袋,“走,带你们去吃大餐,这次轮到谁了?”

因为时遇说做家长的对孩子不能偏心,要一视同仁,墨行渊现在抱几个小家伙,都是轮着来。

糯糯立马兴奋地举起小手,“是煜哥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