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有猫咪发分享

“不,这块‘雪山凤髓’怎么会是假的呢……”

玉海龙一阵失魂落魄。

虽然他坚信自己买到的雪山凤髓是真的,但是,现在李长生当着自己的面做了一个小小实验,立刻让他有了怀疑人生的感觉。

“难道,我真买到的是假货?”

玉海龙脸上一阵不甘,拿起这块烤得漆黑较臭的‘雪山凤髓’,研究了好一会,但都没有收获。

“哎……真是心疼,花了这么大的价钱,买了一块假的‘雪山凤髓’。”

李长生淡淡的扫了玉海龙一眼,道。

“小子,别太过分!”

玉海龙恶狠狠瞪了李长生一眼,发现自己有些失态,连忙调整自己的情绪。

然后,一个转身。

“叔父,这都怪我,没能分辩清楚宝物的真假,给您添麻烦了!”

玉海龙一脸歉意道。

长发清纯美女樱花树下唯美写真

“没事,年轻人嘛,总是会有吃亏的时候,下次多留个心眼就好了。”

燕飞笑呵呵的拍了拍玉海龙肩膀,勉励道。

“谢谢叔父体谅!”

玉海龙客气了几句后,也没有脸面在这里继续留下去,找了个借口就走了。

他这一离开,其余世家子弟,也都纷纷起身离去。

最后,大堂内就只剩下四人了。

李长生发现形势对自己很不妙,如若燕飞对自己动手,那就危险了。

这时候,他眼珠子溜溜一转。

只能把这主意打到一旁的燕铁霜身上。

李长生的身子微微一挪,躲到燕铁霜背后,也算是进可攻,退可守。

“收起那点小心思!”

燕飞冷冷瞪了李长生一眼。

“小叔,能别这么气冲冲嘛,长生哥哥是我未来的夫君,也是的晚辈,客气一点。”

燕铁霜神色有些不满道。

“真要跟这小子在一起?”

燕飞气得心口发疼。

“是的,我已经认定了,长生哥哥就是我的夫君,我跟他的缘分,早在十年前的桃花林下就已经种下了,如今重逢,便是开花结果时。”

燕铁霜一脸柔和道。

“哎……”

燕飞重重叹了一口气。

他知道自己这个侄女的性子,非常倔。

很多认定的事情,那就很难改变。

只是,以他的目光来看,跟李长生在一起,幸不幸福,不好说,但一定会过得非常坎坷。

“小子,是什么想法?”

燕飞目中迸发出一道前所未有的凌厉之芒,冷冷盯着李长生。

“想好了再回答我,只有一次机会!”

闻言。

李长生脸色一阵沉默。

大堂内的气氛,安静得有些瘆人。

唯一比较轻松的,只有苏辰了,无比淡然的看着这一幕。

这会儿,他脑海内,开始换位思考。

如果自己是燕飞,如果日后他的侄女,或者是他的女儿,找了一个让他不是很满意的夫君,他会怎么做?

强行拆散?

撒手不管?

不论哪一种选择,似乎看起来都不是那么美好。

至于说改变主意,送上祝福,这是说起来简单,做起来不亚于登天之难的事情。

“苏云那小妮子,还没找到合适的夫君,也不知道日后,我会不会跟燕飞一样,这么操心!”

苏辰心底暗暗道。

谁是他最在意的人,娘亲一个、仙儿是一个,还有就是苏云了。

关于苏云的婚姻大事,他这个当哥哥的,肯定不可能不闻不问,不管不顾的。

时间,一点点过去了。

燕铁霜看到李长生迟迟没有说话,顿时急了。

“个傻木头,赶紧的,跟我小叔说,很爱我的,要跟我成亲!”

李长生一脸温柔的看着燕铁霜。

其目光之中,也有着掩饰不住的爱意。

只是,燕铁霜所说的那番话,自己不会说。

因为他还有着未完的目标。

他的未来,注定背负着尸山血海,漫天仇杀,他不可能拉着燕铁霜陪自己亡命天涯。

真正的爱。

不是两个人在一起朝朝暮暮。

而是我希望能平平安安的度过余生。

“对不起!”

李长生咬了咬牙,目中的爱意消失,只剩下浓浓的坚定与无悔。

“这是什么意思?”

燕铁霜心头一颤,双眸之中,突然出现一层浓浓的水雾。

似乎有什么东西就要夺眶而出。

“我们不合适,而且,我也不会跟成亲的!”

李长生态度坚定的拒绝了。

“不……为什么不合适?我到底哪里不好了?我愿意为了去改?”

燕铁霜脸上的泪水,湿透了妆容。

整个人,直接都崩溃了。

“很好,是我不好,不够优秀,不够强大,不能给幸福!”

李长生心头一阵沉甸甸,道。

“不,撒谎,在骗我,在骗我……”

燕铁霜热泪,如那滚烫的水珠,顺着腮边落下,滴在地上,像是一颗芳心破碎了。

“我……”

李长生还有说些什么的时候,突然发现,在这一刻,言语变得苍白无力。

仿佛再多的话,也都无法修复一个女子受伤的心。

“走吧!”

燕铁霜含着泪水,转身间,只留下一个孤独、萧瑟的背景。

“后会……无期!”

李长生怔怔的看着燕铁霜的背影,心头竟然有着刀割般的痛苦。

他的脸色,一阵复杂。

有迟疑、有犹豫、更有后悔,可最终,化作一声轻叹。

“哎……”

只有在对的时间,遇到对的人,才能拥抱幸福,而在错的时间,遇到对的人,终究注定是一段残缺的故事。

爱情是美好的,可这世上,又有几个人能够享受这段美好的爱慕?

都说曾经沧海难为水,但又有谁知道,坚守这一份爱情所付出的代价。

“保重!”

李长生嘴角轻叨,转身间,一步步向着燕家庄园外走去。

他的步伐,是那般的沉重。

每一步落下,都意味着两条有机会相交的平行线,正在远去。

此生,或许再不会有重逢时。

“这个小混蛋!”

燕飞气得咬牙切齿,真想一巴掌劈死这家伙李长生,不过,还是忍住了。

或许,这样的结果,对于铁霜而言,便是最好的结局了。

燕铁霜最后的坚强,在李长生离开之后,彻底崩溃了。

“呜呜……”